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艺创作

抗疫小品《大爱没有终端》

来源:

作者:

发表时间:2020-02-17

打印 转发至:


 

抗疫小品《大爱没有终端》  作者:黄明晖

 

人物:

1,尧医生,男,70多岁,私立医院退休中医生

2,尧妻,70

3,区委黄书记,40多岁

 

 

一,上幕

 

道具:沙发、电视机、茶几、饭台、两张椅子、宽一点的手提包、血压计、听筒、几个口罩。

 

背景:城市旧住宅楼的简陋客厅内

 

(启幕:尧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面前的茶几上放几个口罩。尧医生往手提包里放血压计、医用听筒等东西)

 

妻:哟,你快过来看看,电视报道我市今天新增加了6名新型肺炎病毒患者,其中我们区占了3个,变成现有患者十二人了。增长速度太快了,很恐怖哩。

 

尧:嗯(只顾收拾,没有抬头)

 

妻:糟了,新发现的病人在我们儿子住的那个新楼盘里,整个小区被隔离。真担心死人了。

 

尧:(仍然没有抬头)不要太担心,死亡率很低的。

 

妻:我不是担心受感染的人会死,是十分担心孙子会到处乱跑,感染上病毒。

 

(尧没有搭话,妻抬起头看着尧)

 

妻:咦,有街坊叫你出诊?不要去了,现在疫情正风头火势。

 

尧:我不是出诊,是去参加区的抗疫志愿队。早上黄书记在电视上宣告,眼下我区的医护人员严重不足,倡议懂医护技术的市民参与抗疫工作。我虽然是中医生,但也懂西医,应该去参与的。

 

妻:唉,你贵庚呀,都七十多岁了,用得上你么!

 

尧:钟南山八十四岁了,还亲临武汉第一线呢。

 

妻:你可以跟他比吗,人家是院士、共产党员?你是什么?什么都不是,只是一个私立医院的退休中医生。

 

尧:国难当头人人有责嘛。

 

妻:我们有什么责任呀,普通老百姓一个。那些领体制工资的干部、公职人员才有责任!

 

尧:嘿,不能这样想的。眼下的疫情不仅是官员的责任,也是全社会的责任。就好比当年打日本鬼子,哪有分正规军不正规军的呢。

 

妻:你不能去。

 

尧:为什么?

 

妻:我提醒你,儿子现在住的新房子是靠你的退休金、和平时在家里为街坊把把脉开个药方以及出诊赚点诊金来供的,你是我们家的特级保护动物。万一你去参与抗疫,不幸被传染到而且光荣了,儿子的新房子就要断供的了。知道不!(向观众:唉,那个老家伙万一有什么闪失,我一家人真不知道怎么过了。)

 

尧:外面情势危急,不断有人受感染。我不去心里就老是哆哆嗦嗦的。唉,医生,天使仁者也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哪!(犹犹豫豫提起手提包)

 

妻:食古不化。有人忙着配备自己的食品,有人趁机哄抬口罩的售价,你却去帮人!(向观众:你们瞧他有多憨!告诉你们吧,你们有什么头疼身热的找他好了,他时常诊金都不收的。)不准去,去了就别回来——哦,不不不,说得不吉利,去了要回来,要回来。

 

尧:放心,我会回来的。(走向门口)

 

妻:(堵住门口)慢着,我不是同意你去,刚才只是讲错话。

 

尧:哎呀老婆大人呀,是你食古不化,我们领着政府的退休金……

 

妻:退休金不是政府的施舍,是我们之前对国家贡献的回报。

 

尧:其实国家也要补贴财政进去的,好,我们不说退休金了。我们另外还享受着水电煤气医疗等福利。

 

妻:那些不用付钱吗?

 

尧:是要付钱,付钱不过是和货物供应商的买卖,那些配套的公共设施的服务是没有算钱的。

 

妻:废话。公共设施是我们大家的,当然不能算钱了。

 

尧:对呀,公共设施是我们大家的,整个社会也是我们大家的。所以社会有困难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出手参与解决的。

 

妻:每一个人都有责任?哼,刚才电视台还说目前响应志愿服务的人还不多,强烈呼吁有医专技能的人参与。你瞧,别人年轻的都不去,你老头子一个,去出什么风头。

 

尧:你不去我不去,当然就没有人去了。也许我去了,人家就跟着来了。好了,你说我想出风头就当我去出风头吧,反正只要值得就行了。

 

妻:(一挺身体)总之我不让你去。你去了不止是你一个人有生命危险,我们整个家庭都有经济危机的风险。

 

尧:唉,刚才你不是说很担心孙子么?现在好比是大堤渗水了,我们有力气的不去堵塞它,等到大堤崩溃了,我们也得遭殃啊!病毒泛滥开去,比大堤崩溃更要命啊!你仔细想想是不是。

 

(妻低头沉思,尧出门口)

 

妻:慢着!

 

尧:(吓一跳)还没有想通?

 

妻:(去茶几拿口罩给尧)记着,千万小心,万一有什么闪失,我们家就……

 

尧:不要说不吉利的话,到时我一定安全回家的。

 

(上幕完)

 

 

二,下幕

 

道具:病床、吊液支架、纸巾、水果篮。

 

背景:医院病房

 

(启幕:尧医生斜躺在病床上)

 

尧:(叹口气,独白)没想到参加志愿队才八天,就累成重度腰肌劳损。老了,不中用了。

 

(黄书记提着水果篮上场,进门,解下口罩)

 

书记:老尧您好!我看望您老人家来了。

 

尧:哎呀,黄书记您真有心啊!(欲下地,却痛叫一声,没能下地)

 

书记:(赶忙过去搀扶尧)别动别动。本来区委常委们打算一起来探望您老人家的,无奈目前的工作的确很紧张,就只能我一个人做代表了。

 

尧:领导们很有我心啊!谢谢你们,谢谢您!

 

书记:不,该我谢谢您才对。您七十多岁了,而且不是公职人员,还那么热情参与我区的抗疫工作,难能可贵哪!您的奉献精神感动了许多人,不少私人诊所、私人医生都随着您陆陆续续参与我区的抗疫战斗。您的一个行动,比电视台播我的倡议一百次更有号召力啊!

 

尧:不能这样说,不能这样说。他们本来就有仁德善良之心的,只是我无意中先走一步罢了。

 

书记:老尧,说起您,没人不服的,七十多岁的老人,竟然能连续八天不停地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,像铁打的一样,哎不,跟打铁的一样。哈哈哈。

 

尧:惭愧惭愧。可能是小时候在农村锻炼出来的。

 

书记:您腰疼好一点了吧?

 

尧:才休息一天,感觉不明显。真有一点担心影响今后的生活。

 

书记:放心好了,等疫情结束之后,我们政府负责送您去高级的专科医院治疗,一定能治好。

 

尧:很不好意思了,本想帮公家一点忙的,现在反而给添麻烦。

 

书记:话不能这样讲哩,老尧。您为我区抗疫作出了榜样,价值无限啊!

 

尧:过奖过奖了。疫情怎么样了?

 

书记:还在等待。干部不敢等闲视之,百姓在家闲等视之。哈哈哈。

 

尧:黄书记您年轻有文化,很风趣。

 

书记:今天我心情好兴奋,所以风趣话就很容易溜上嘴。我之所以不指派其他人做代表探望您,就是要亲自告诉您一个好消息。

 

尧:哦,有患者给治愈康复了?

 

书记:不是。话说因为您是全市最老的志愿者,所以我特意吩咐我们区电视台的记者一直跟踪着您,采录您工作的过程。于是,区电视台每天的战疫报道都有您踏实工作的身影。您天天整日忙碌着,可能没有注意到。

 

尧:是没有注意到。

 

书记:没想到呀,您的高尚行为引出了一位特别的捐助者。昨天,一位企业老板去到我们抗疫指挥部,说他很被您的精神所感动,他通过微信、互联网人肉搜索过您,得知您的背景和家庭情况,由此向指挥部请求,想通过指挥部向您定向捐助。具体做法就是他出资替您把供楼的余款付清。

 

尧:那老板真是慷慨大方,该他生意兴隆发大财了。不过我……

 

书记:慢着,故事还没有完呢。当时我当场赞成他的请求,指令工作人员联系您儿子所在的楼盘。我想等事情办妥才给您一个惊喜。谁知道楼盘那边的老板一会儿就回话,说不用那位热心人士破费了,他决定免去您家供楼的余款。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被两位老板感动得热泪盈眶,有人哭了。(抽纸巾抹泪)

 

尧:(用纸巾擦拭眼泪)黄书记,那两位老板抬举我了。我参加志愿队是因为看到别人有难,心里难受,想通过帮助他们来抚慰自己怜悯之情。麻烦您告诉那位地产老板,我不敢接受他们的厚礼。

 

书记:不能退了,我替您答应人家了,而且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也一致支持他哩。您要理解我的决定,因为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呀。哈哈哈。

 

尧:黄书记,请原谅我说句违理的话吧,当官不让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。还是让我自己做主吧。

 

书记:没违理,没违理。其实这件事我是让民做了主才来告诉您的。昨天我吩咐秘书马上将这件事发到官网上,看看舆情。结果呢,支持的声音汹涌如潮,地产老板受到无数的大拇指捧赞。

 

尧:我真是受之有愧的。黄书记,您别怪我人老啰嗦,我再说一次,我参加抗疫就是为了抚慰自己的情绪那么简单,这些日子虽然忙碌苦累,但我赚到了快乐。

 

书记:您的快乐是高尚的快乐。仁者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上的。

 

尧:(略思忖状)黄书记,我看您还是把地产老板资助我的钱划给指挥部更合适?

 

书记:不行不行。今天是法治的年代,人家指名道姓地捐助,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干预的。老尧呀,人家是出自对您的敬重才慷慨的,您应该成全人家的善愿才对啊!

 

尧:我只是忙碌几天,就收人家三十多万,太过了。

 

书记:不太过,不太过,精神无价嘛。其实捐给您与捐给指挥部意义是同工异曲的,就好比打仗,捐枪支与捐食物给战士一样,都是对战斗的贡献。您说对吗?

 

尧:(点头)是就是。

 

书记:老尧,说句心里话,您现在心里的感觉比我来之前有什么变化。

 

尧:比之前焦急了许多,恨不得马上下床,继续去参与抗疫工作。

 

书记:就是嘛。后勤的资助也是贡献,同时还能给在一线战斗的人提供精神上的助力。

 

尧:(自言自语)我家没有了供楼的经济压力,日子就好过很多很多了!等我痊愈了,我一定去拜访那两个好心老板,看有什么机会报答人家才行。

 

书记:老尧,您明白我当时为什么替您做主,接受老板的好意吗?我就是要实现我的治政理念:让好人过上好日子,社会才是真正的公平社会。老百姓看到做好人有好日子过,才更乐于奉献社会与帮助别人呀。所以,您接受捐赠的意义不仅仅是三十多万啊!

 

尧:黄书记,我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,请您帮忙实现?

 

书记:您说吧。我是一个乐于助人、尤其是乐于助好人的人。哈哈哈。

 

尧:(竖起拇指)黄书记,您近情近理平易近人!我想等这次抗疫结束之后,去区的公立医院上班,为病人义诊,不领工资不收挂号费,一直干到我不能工作为止。这样,我收人家的捐助才收得安心。

 

书记:嘿!太好了,我们区从此出了一个义诊的仁医。我想呀,那个地产老板知道您的愿望一定更开心。作为区的领导,我也要谢谢那两位热心的老板,他们不但支持了这次抗疫,还间接地为我们区今后的精神文明建设提供了支持。疫情结束之后,我就找院长为您办手续。

 

尧:黄书记,我人老了爱啰嗦,您一定要记住这个事情!

 

书记:我一定记住的,老尧,嗯不,尧老。要不要我跟您勾个手指保证呀?哈哈哈。

 

(下幕完)